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畏天之威 >

一只刺猬的魔咒

时间:2020-10-20来源:为诸侯忧网

  一
  
  红日坠入西山,铅灰色的暮霭由东而西包抄过来。我结束了每天一次的山坡游逛,踏上下山的小路。
  
  随伴我而来的“黑脸”,尽管是一只小型金毛犬,可秉承着狼的血统,又被山野激发出野性,仍在草丛中窜来窜去,希望像上几次那样惊起藏在草丛中的野兔,好在奋力追赶中过一把猎者的瘾。今天好像运气不佳,没有野兔蹿出。可它兴趣不减,横竖跑动梭巡着。忽然,我看见它在山背坡那片大面积生长的沙棘林边停了下来,头低下去,边看边嗅,身子进进退退,紧张而兴奋。猜想小家伙一定有什么重要发现,赶忙过去看时,大吃了一惊。我看见一个周围长满草棵的小坑里,团着一个麻雀般颜色、半大茄子一样的滚圆刺球,脑子里迅速闪现一个动物的名称:刺猬!
  
  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刺猬。我所在的南太行西麓,以前根本不存在刺猬这种动物。前段时间听说,有人看到过刺猬,还有人捉到过刺猬,据说是运输蔬菜、水果的外地车辆把这种小动物带来,安家落户繁殖起来。没成想,今天竟有幸与它相遇。本来,它完全有机会逃走。在它前方一尺多的地方,就是一人多高、密不透风的沙棘林,它只需要仗着那身刺的保护,往前爬行几步,就可以钻进沙棘林里,“黑脸”便无奈它何。可是,它没有选择逃跑,而是就地蜷曲成一个刺团,将头脸和柔软的腹部都包裹起来,企图像对待其他食肉动物那样逃避过去。它的这一举动,使得“黑脸”狗咬刺猬无法下口,可是也把自己滞留在这里,成了我的俘虏。佑它者,刺也;误它者,也是这一身的刺!
  
  刺猬性情温和,样子可爱,与它相遇,心情不亚于邂逅了一位美丽女子。可我并没因此便打算将它收养为我的宠物,尽管现在的人饲养宠物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大到狮、虎、豹,甚至是猪,小到蜥蜴、蛇、这鼠那鼠,也包括刺猬。同时,更没有想到把它作为美味来享用,据说刺猬不仅肉质鲜美,而且还有滋补的作用。我只是想将它带回去,让家里人和邻居都见识一下现实版的刺猬,待第二天再上山来溜达时,便把它带回,还在捉住它的地方就地释放,还它以自由。我想,这样做对它的生活构不成什么干扰和伤害。不成想,我的这一想法压根就错了,以至于铸成无法弥补的大错。
  
  我自然预料不到后来的事,当时一心想的是如何把这个浑身长刺的小家伙带回去,呈邻居们一览。我试图用两只手把它抱起来,但包着它身体的刺尖锐且坚硬,两手稍一用力,便扎得生疼。急切中想起,上午去买药,因知道药店不提供塑料包装袋,中药治疗小儿癫痫疾病都有哪些特意在裤兜里装了一只食品袋,恰好中途有事岔开,袋子还在裤兜里。于是赶忙掏出,用一根野荆的木棍,把刺猬扒拉进去,提溜回了家。
  
  二
  
  邻居们对难得一见的刺猬果然一睹为快,不在一块住的二儿子也带着小孙子前来观看。我甚至给县电视台打了电话,看有无新闻价值。电视台回复说,已经有过这方面的报道。既然如此,就仅可供大伙观瞻了。
  
  一开始小家伙一味地蜷曲着,用难以拥抱的姿态抗拒着众人的亲近。后来,大概觉得周围的人并没有什么恶意,试探着露出头来,并开始在院子里爬动。小家伙披着那件厚厚的铠甲,走动的样子有点笨:尖尖的嘴巴前伸,后腿好像不会打弯,一下一下有力地向后蹬着,酷似一辆隆隆向前推进的小型坦克。我看出,它尽可能地朝黑旮旯里跑,猜想它最想得到的是一个洞穴,好深深地躲藏进去。
  
  人们散去以后,我开始发愁如何给它喂食,如何让它安然度过夜晚。既然请来了这尊神,就不能让它受了委屈,更不能使它受到伤害。在电脑求助了一下百度,知道了它的两个特性,一是杂食,二是昼伏夜出。于是给它准备了干馍片、火腿肠和蔬菜。晚上睡觉时,因考虑到院里石头板材铺地,砖砌的院墙,加铁皮的大门,也说得上壁垒森严,没有它可以跑掉的任何出口,便让它在院子里过夜。躺下后,听“黑脸”一遍一遍不安地叫,我猜想一定是刺猬在院子里乱跑惊扰了它。但我并不担心“黑脸”对刺猬有何不恭。它虽然个头小,但对我喜爱的小动物却会表现出长者的风度。我曾经代别人捉过一只小狗,在家里暂住了两天。小狗因恋母老往“黑脸”肚下拱,“黑脸”表现出一脸的无奈,甚至于躲着跑,绝无对小狗发怒、发难之举。只是它有天生的地盘观念,一旦靠近了它的窝,便会发声抗议。
  
  第二天早晨起来,在院子里转了几圈,却怎么也看不到刺猬的影子。正着急,听见院子里一只盛满水的水桶里有响声,一看它竟然在满满一桶水里泡着。身体完全打开,四蹄划拉着,使它不至于沉水。同时口鼻外露,保证了正常呼吸。不知道它是急欲饮水,还是寻找逃跑的出口,竟然蹬着倒垂的桶梁,爬进了水桶里。我赶忙找来扫灰尘那种带提把的塑料簸箕和木棍,将它弄出,甩尽身上的水,然后用一块干布将它包裹起来取暖,我想它一定冻坏了。从水桶里向外打捞它的时候,趁着它身体未团起的瞬间,�g见它肚子下面有两排像母猪那样排列的奶头,据此判断,它是一只母刺猬。可并没因此多想什么,找来一只纸箱子,在里边铺垫了一件旧衣服,把药物治癫痫没有发作,请问还继续用药吗?它放进去。可它并不乐意把旧衣服作为舒服的垫子,而是钻到衣服下边去。我知道这是它喜欢黑暗所使然,于是找来一块木板盖在纸箱上,给它创造了一个黑暗的环境,好使它安然度过白天。
  
  然而第二天把它送回山坡的预想未能兑现,原因是小孙子打来电话,说他小学同年级的好多同学都想来看刺猬。谁知拖了一天就迎来了今年最大的那场暴雨,而且是一连几天连降雷阵雨。即使雨住天晴,道路泥泞,山坡越来越长高的草木挂满雨水,很难上去。于是心想,人不留客天留客,无非多在这里住几日,待天气晴好后,送它回去就是。于是每天晚上临睡前,都会给它准备好面食的、肉的、瓜果蔬菜的食品,以及饮用的清水。第二天一早看时,给它放的食品都吃得精光。此外,我还趁着下雨地湿,在房后地里挖来蚯蚓、逮来蚂蚱喂它。小家伙对爬动的活物非常敏感,一看蚯蚓、蚂蚱在眼前爬,一伸脖子咔的一下咬住,滋吧滋吧吃掉。有这个样子,更心安理得养着它,只待天气放晴后兑现诺言。当然,我有我的想法,刺猬有刺猬的想法,可以看出的是它对我的盛情款待并不领情,把它从纸箱拿出,便有力地蹬着两条后腿到处跑,急于找一个出口逃出去。它甚至知道大门是唯一可以走出去的通道,人立起来扒在大门上,前爪挠得铁皮的门吱呱吱呱响,表情急迫而焦躁。
  
  三
  
  大概是刺猬来到家里的第四天,早晨起来去看刺猬时,眼前的情景令我大吃一惊:它跑进厨房电冰箱角落里,在冰凉的地板上产下了一窝小刺猬。这是我万万没有预想到的,我邀请来作客的刺猬,竟然会是一个孕妇,而且即将临盆。我这才明白,它为什么那么急切逃出去。它肯定是想回到山上,回到它早已准备好的洞穴,去把孩子生下。然而,我却蛮横地把它拘来,羁留在这里。它是这么弱小,弱小得只能由我来摆布它的命运。可分娩期不可逆转地到来,它只得将孩子生产在这里。闻讯赶来的妻子惊讶过后嘲笑我,你这不单是艳遇,还做了新郎又当上了爹,双喜临门了。我白了她一眼,深陷在震惊里。
  
  我仔细看了看,它一共产下五只小刺猬,一只只粉嫩的皮肤,眼睛紧闭着,暗色的背部有一个个的小白点。可惜有一只身体乌青,已经死去,很明显是刺猬在生产过程中压死的。一种罪孽感在心里急遽地升腾,是我彻底破坏了它的生活,使它在这里生下孩子。要命的是,现在根本无法将它与它的孩子送回山上去。假如现在送回,在不知道它的窝在哪里,它自己又不能用嘴衔起孩子搬运回洞穴的情况下,不啻就是一场谋杀。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端来纸如何控制腹痛型癫痫箱,把老刺猬、小刺猬都放进去,小心翼翼掀起老刺猬,把小刺猬放入它的腹下,让它喂奶,尽可能做一个合格的产妇照看者,让它好好养育孩子,待小刺猬有行动能力后,再将它们送回山上。
  
  然而事态仍在恶化。又过了一会我再去看时,小刺猬又少了两只。小刺猬哪里去了?稍动动心思便想明白,一准是被这只愤怒的刺猬吃掉了。以前经历过母猫吃小猫的事,那是因为人去看或者捉小猫,使乖戾的老猫感觉受到了威胁,轻者叼着小猫到处搬家,重者将小猫吃掉。情同此理,刺猬一定是感到了来自人的威胁,竟然把自己的孩子吃掉!
  
  我请来了一个小祖宗,尽管小心宠着、敬着、侍奉着,可非但不领情,还给我掉屁股,摔脸子。它不吵不闹,不蹦不跳,用吃掉孩子这种自残的方式,对我进行抗议和鞭挞。一切因我而起的罪恶感更紧地扼住我。小祖宗,你饶了我吧,不是我不送你回去,而是现在根本没法送你回去,你就消停了吧。心里暗暗求告着,把它安置在无人住的小西屋,捂盖好纸箱,使之黑暗化,并不许其他人观看滋扰,以此防止它再吃掉自己的孩子。另外,就是于晚间给它准备了更加丰盛食物,包括肉和奶。它是产妇,营养必须跟上来,奶水才能汪。
  
  四
  
  安然度过了一天。中间去看了几次,两只小刺猬背部的小白点已经长出了白色的软刺。可老刺猬却对剩下的两只小刺猬表现得不冷不热,总是自己钻进旧衣服下面,而把两个小刺猬扔在一边,我只得一再帮忙塞到它肚子下面。它的这种状态,令我深感不安。
  
  一个同在机关的邻居来找我闲聊,言来语去中,我问他见过刺猬没有。他回答说见过,而且就在咱们这一片的路上。我说什么时间,他说刚过去两天。我问怎么处理了,他轻描淡写说,用石头砸死了。我的头一下胀得像座小山头一般大。我不能不作这样的联想:母刺猬既然能怀上小刺猬,说明山上还有一只公刺猬陪伴着它。在本地刺猬非常稀少的情况下,一只刺猬偏偏在这个时间来到这个地点溜达,绝非偶然。正常推断,它就是我捉回家的这只刺猬的丈夫,来寻找它丢失了妻子。我头脑里出现了公刺猬为寻找有孕在身的爱妻而到处奔走的身影,说不定它们之间还有某种特殊的联络方式,比如说气味,再比如说互相释放某种神秘的波。如果这一判断成立,我罪莫大焉:是我,害得刺猬丈夫殉命寻妻路,害得它一家家破人亡!
  
  接下来的情况愈发糟糕。或许刺猬已经知道它的丈夫为了寻找它而丧命,又残忍地吃掉一个孩子;再过一天,把昆明市癫痫病治疗的专科医院仅剩的一个孩子也吃掉。这绝非肚子饥饿所致,因为我每天都给它准备的食物,它都尽数吃下去。还可以证明这一点的是,它吃掉最后一个孩子后,竟然吃坏了肚子,吐得一塌糊涂。
  
  我彻底傻了,我感觉我的脸被刺猬那弱小的蹄爪一巴掌一巴掌地煽,我的心魂也被它啮啃得支离破碎,鲜血流淌。
  
  五
  
  小刺猬都死去或葬身母腹了,它们无法在山上存活的担忧不复存在。我终于从磨盘下面抽出手来。现在必须做的,就是送刺猬回山,马上!
  
  用一只蛇皮袋装了刺猬,提溜着上了山,来到发现并捉住它的那个地方。
  
  这里是事情发生的原点。当初本来可以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把刺猬带回家,让人观瞻;一个是不触动刺猬,带着“黑脸”走开,让它按照固有的生活方式自在于山野。假使我选择的是后者,后来的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刺猬一家七口就会好好地在这里生活。可是,我却选择了前者,使悲剧的结局变得如此真实,如此不可逆转。
  
  我把刺猬从袋子里倒出来。它从落地那一刻起,眼睛都没眨一下,便舒展开身体,有力地蹬着两条后腿,毫不犹豫地爬进沙棘林。它麻雀色的娇小身影,在枝叶的空隙间闪了几闪,便消失不见。我呆呆地杵在原地,像一个天大的傻瓜,半天动弹不得。我似乎能看见自己的神态,一脸尴尬,一脸愧疚,一脸死灰。
  
  随我而来的“黑脸”,亦步亦趋地撵过去嗅刺猬留下的气味。我一下迁怒于它,很想抬腿狠狠给它一脚。如果不是它那灵敏的狗鼻子,我便不会发现并逮刺猬回去。可我终于没有踹出这一脚。错误是我犯下的,把过错张冠李戴推给“黑脸”,我他妈更不是人。
  
  以后每天照常如旧来山坡溜达一次,每次到沙棘林的地方,我都撇开正路,踏着没膝的野草来到捉、放刺猬的地方,像那个“刻舟求剑”的菜鸟,静静地呆立一会。我希望再看到这只刺猬,又害怕看见它。我亏欠它的,却没有丝毫办法来补救。现在只想知道,它是不是还在这座山上。或许永远也不会有答案了。但我知道,假若不是我的过错,这座山上最少会有大小七只刺猬,现在很可能只有它一只刺猬,或者它又去寻找别的伙伴,使这座山上连一只刺猬也没有了。
  
  我终于没有再看到这只刺猬,不知道它现在究竟是什么样的状况。但有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我有愧、有罪于一只刺猬。这一页,很难在心里翻过去了。这是这只刺猬对我施的魔咒。

上一篇:夜半歌声

下一篇:醉翁亭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