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赌神传说 >

又到周末钓鱼时

时间:2020-10-20来源:为诸侯忧网

  又到周末钓鱼时
  
  李代权
  
  又到周末了,我们几家约好去钓鱼。
  
  桓兄夫妇总是最早的,我和妻及辉兄夫妇迎着周末的朝阳驱车驶上黎塘左岸高高的岸堤的时候,远远望去,两个熟悉的身形已经忙活在霞光闪烁的波光岸影里。
  
  这里是粤北平原的西北边缘,一匹矮山由东北向西南逶迤,延伸十余里,消失在凤城中我居住的那个坐落在北江北岸的楼盘后边。把视线越过矮山望过去是高山,高山背后是更高的山峦,黎塘河就来自这些山山岭岭的山谷之间。当它穿山过谷,蜿蜒来到这里,进入北江边上的开阔地带的时候,被人们用两条高高的岸堤牢牢地固定住,既保证了汛区堤外村村寨寨的安全,又拦成了适宜垂钓的清静湛蓝的河段。
  
  在岸堤尽头的山脚下,我们停车下岸。头顶暖暖的朝阳,踩着软软的秋草,心怀期盼,急冲冲地步向垂钓的地盘。
  
  我们钓鱼的地方是一绺形似土埂的半岛,这半岛从岸边舒舒坦坦地向水面横过去一直延伸到河的中央。岛宽仅一丈见方,长度不过三四十米。岛上靠水的两岸杂生着几丛矮矮的荆棘,它们并不想占据太多的岛面,只是把密密匝匝的枝条挤向水中,像是要给钓者多腾出一些活动的空间似的。枝枝节节的马鞭草一突然倒地抽搐是怎么回事年四季缠绕伏生,铺绿了岛屿,只是靠水的两岸被没日没夜的细浪冲刷,雕凿成筋骨显露的肌理,赭黄赭黄的,与水面的湛蓝对应生辉。
  
  我们走进半岛的时候,钓兴正浓的桓兄和竹嫂正在忙碌。桓兄刚把一根海杆的钩坠抛出一道美丽的弧线,咚的一声闷响,落在远远的江里;差不多同时,在一丛荆棘旁露出半截倩影的竹嫂正在提竿收钩:五米多长的手杆被她奋力提起,钓尖被水中钩坠上的重量绷圆又快速伸展,转瞬之间,双沟上两条一两上下的鲫鱼随即被拉出水面。“啊!两条!”随着竹嫂本能的呼喊,她那灿烂的脸上绽露出别样的趣意。我的妻子显然被深深地感染了,在她的催促下,我迅速张竿、上饵、抛竿,不一会,我那五支被我夹上响铃的海杆便以七十度角的姿势守望在充满希望的岸边……辉兄夫妇也在心急火燎地解竿、上饵、抛竿。
  
  如果要用手杆力钓水下表层的细条细条的蓝刀鱼、沙路仔,可以接二连三地重复上饵、抛钩、收鱼的动作,享受那特别高的上钩率。可是这只能满足初学者的嗜好,有了将近一年钓龄的我们已经拔高了目标——志在一两以上的“大鱼”。“大鱼”们比小鱼多了一些“人生阅历”,也就多了一份警惕,所以钓较大的鱼是需要静候的。
  
  秋天的早晨有些凉意,况且河风习习。于是我架竿东岸,面阳而钓,一边羊癫风不能吃什么用手竿垂钓近水,一边呼吸阳光的气味。阳光从远远的高空斜照过来,它把金色的光芒洒在水面上,闪闪烁烁的,微风吹拂,满河金辉,我那红白斑斓的立式浮标便在这美妙的金色中随水波的晃荡轻轻地摇动。岸堤外的炊烟狗吠、远处的丛林、远方的山峦、左侧不远处高铁驰过的汽笛声都会让我走神,鱼儿总是在我走神的片刻间悄悄地咬钩。所以我钓鱼从不死死地盯守鱼标,喜欢观山看水,给鱼儿悄悄咬钩的机会,自己也可更多地得到提竿收鱼的欣喜。
  
  我时而看标,时而观景,时而与辉兄聊天,时而起身去审视一下海竿的动静;我不时远撇标态,近审标情,当标沉水里、浮标移位、标倒浅水等情况出现的时候,我沉稳而激动地从竿架上提起鱼竿,一提一个准。不经意间,我用手杆已钓上了二十多尾。
  
  善于烹饪的辉兄夫妇给我们带来了可口的午餐。午餐过后,默契的鱼儿仿佛要代替我们感激辉兄、娥嫂似的,让他俩的鱼竿忽然增大了上钩的频率。辉兄抛出一条海竿,把它插在被一些黄黄紫紫的野花点缀的草坎上,鱼竿才放稳,就被鱼儿拉动了响铃,辉兄奋力收竿,拉上一条几两重的黄骨鱼,那鱼儿在辉兄的手里发出“咕咯,咕咯”的叫声,做了三十多年外科医生的辉兄像安慰患者似的开导鱼儿:“别叫,别叫,我给你解钩,免得刺痛你。”
  
  济南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娥嫂在一丛开着紫红秋花的荆棘旁,以时间间隔很小的状态用手杆接二连三地拉上六七条小鲫鱼、罗非鱼,这可是她学习垂钓以来的最佳手气。“又一条,这条是鲫鱼……”,“又得一条,这条是罗非,也可以……”她自演自导、自言自语,她的快乐招来了四五只绿绿的山雀,那些山雀个头只有拇指般大小,它们在荆棘花枝上吱吱唧唧地追逐逗乐了好一会才离去。
  
  娥嫂的手气调动起几位妇女的激情。我的妻子开始接手管理我们家的海竿,竹嫂从她家的渔具袋中又掏出一条手竿……
  
  我妻开始抛海竿了。只见她背对河源青山,面朝湛蓝的河面,右手把住海竿下部线盘处,左手握住海竿的低端,让鱼竿后倾于右肩,而后在挺胸后仰的同时,左脚轻巧地向前迈出半步,身体前倾,右腿快速后抬,借助这反冲的惯性,把钓竿尖端的饵坠抛向蓝天,形成一道轻巧的弧线,坠入远处的河面。我是从侧面望过去的,妻子那舞姿般的动作、匀称的身形,那风韵犹存的模样,让我的内心涌出微微的醉意。
  
  日至午后,天阔云淡。我抬头望望蓝天,有苍鹰在晃眼的阳光下矫健;低头瞅瞅近水,有小鱼在我的鱼标旁穿梭悠闲。“快来呀,我钓到大鱼了!”我妻疾呼,坐在折叠椅上的我站起身来奔过去,只见我妻手持海竿已把一条大鲤鱼从远远的江面拉到了岸边,那鱼癫痫病治疗大概多少钱儿不肯轻易上岸,在水下奋力挣扎,脚灵手快的竹嫂在我之前闻声而至,手提网杆把网兜伸到鱼身的下边用力一提,那条一斤多重的大鲤鱼束手就擒,欢呼声阵起!对岸水边一大群正在啄食的乌鬃鹅被我们的情绪感染了,也一起发出“哦呜——哦呜——”的吼叫声。这可是我妻第一次钓到这样大的鱼啊,而且这个成绩在我们六人之中还无人能及,所以,她用了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来发表感言,如同奥运选手斩获冠军似的。
  
  不知是我们的欢呼与鹅们的吼闹打扰了鱼儿,还是因为鱼儿午休了,在我妻拉上大鱼过后的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鱼儿咬钩。“不咬拉倒,反正钓了这么多,今晚我们喝上几杯的下酒菜已经足够了!”桓兄之言理直气壮,一改从教三十多年的雅气。于是我们转移注意力,开始闲聊。桓兄夫妇的女儿正在国外攻读硕士,辉兄夫妇的女儿硕士毕业工作在异地,我儿子今年高中毕业去了省外一间不错的大学。重回二人世界的我们谈起了对孩子的牵挂,闲侃二人世界的生活。我们偶尔也谈谈社会、聊聊工作,但聊得最起劲的还是周末垂钓的感受和快意。
  
  秋日昼短,日头西斜没多久暮色渐起。鱼们在幽蓝的水下又开始激情洋溢地咬钩了,妇女们还想再钓一会,男人们说“鱼是钓不完的”,于是大伙收竿离岛,披着夕阳的余晖,踏上了归途。

上一篇:重逢

下一篇:魔力蔷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